CGO、向量点乘和其它东西

(2020年竟整年没有写文章,可见疫情使人懒惰。)

前段时间科研陷入停滞,做了大半年的一个玩意发现似乎并没有什么用,只好推倒重来。 突然没有代码可写,就把郑老师的论文(Intention Oriented Image Captions with Guiding Objects (opens new window)) 翻出来复现一下——毕竟也是古代的时候承诺过要做的事。

# CGO

其实也没啥好说的,直接看代码就好了:Inlinebool/cgo-pytorch (opens new window)。 (实际上写这篇博客的主要动机只是想给这个仓库做一下SEO而已,这样谷歌就可以爬到了。)

我还挺喜欢这种有目的性的模型——虽然比较hacky。

# 向量点乘

前两天中秋节晚上到TZ和HJP家玩望远镜,收工之后何老师开始复习他的机器学习课件,于是我也跟着复习了一波。 因为不是计算机专业的课,所以在讲线性模型之前复习了线性代数——向量的模、矩阵乘法、向量点乘之类的。

然后我提出了一个智障问题——如何证明向量点乘的代数形式和几何形式等价,即证明:

其中维向量,的夹角。

在场三名水货博士生竟没有一人能当场证明。数学基础实在是惨不忍睹。

实际上就是利用余弦定理和“和的平方”公式(我感觉好像是高中内容)。

考虑三角形的三条边,以及的对角,根据余弦定理

同时,而且根据向量模(欧几里得长度)的定义我们知道,所以

由式和式证得式.

余弦定理的证明也很简单,有很多种方法。维基百科 (opens new window)上有很详细的介绍。(中文维基百科质量堪忧,实际上只给出了一种证明。)

(所以我属于那种5年级的时候去做3年级的题目,发现很简单然后很快乐的人。)

# 其它东西

yard

TZ买的施密特·卡塞格林式望远镜非常高级(昂贵),我还没搞太懂原理。(搞懂了又可以水一篇博客。)

家里后院光污染太严重了,近期准备再去山上拍一次星星(不然又要到冬天看不到银河了。

望远镜比较适合用来看行星和月亮(甚至太阳),看星星的话看了等于没看,就只是拉近了点。